(吕梁山脱贫印象)“山顶洞人”出山记

利来国际最给利的老牌

2018-10-03

  新华社太原7月5日电题:“山顶洞人”出山记  新华社记者王劲玉、孙亮全  仲夏时节,山西岢岚县社窠村一间破旧的窑洞里出出进进十分热闹。

在这间窑洞里住了半个世纪的尹油梅老人搬到了县城,并分配到了一套50平方米的楼房。

  尹油梅是岢岚县整村搬迁的最后一户。

岢岚县整村搬迁共涉及1719户4008口人,尹油梅搬走了,岢岚县115个自然村整村搬迁也画上了句号。 这个国家扶贫开发重点县正式告别了“一方水土养不好一方人”的尴尬。

  尹油梅常常开玩笑把自己比喻为“山顶洞人”,住在山顶的土窑洞里,偌大的村子零散住着几户人家,山高沟深,鲜与外界交流,到最近的中心村都需要步行近一个小时,几个孤寡老人靠种着几亩口粮过生活。   社窠村村支书杨东波介绍,社窠村有66户145口人,常住在村的只有9户13口人,都是65岁以上的老人。 搬迁后,村子实行同步拆迁,村里的房子,按房子的新旧程度、院子大小等综合评估后折算成钱,搬迁户根据实际情况还可以享受到拆迁补助。

  搬到县城不到半个月,尹油梅已经下定决心“再也不回去了”。 半个月看了两场戏,在古稀之年能够有这样的生活让老人倍感安慰;老人的重孙已经3岁了,但只见过几面,“以前不愿意拖累孩子,孩子们回村也不方便,现在能跟孩子们住得近点真好。

”提起这些,尹油梅高兴得合不拢嘴。

  在尹油梅家中,电视、电饭锅、冰箱等一应俱全,而过去种地用的镐头、爬犁等工具则被尹油梅留在了村里,“种了一辈子地,再也不想种地了,也不想回去了,国家给了这么好的政策,现在生活好着呢。

”尹油梅说。

  岢岚县确立全县“十三五”整村搬迁规划,明确制定人口迁转、村庄销号、拆除腾退、土地林地流转和权益保障的稳步搬迁“五办法”,实施安置房建设、特色风貌整治、基础设施提升和公共服务完善“四配套”。

按照人均住房面积不超25平方米的标准,已建成安置房1575套,在县城和中心集镇现已安置1067户3043人,剩下的新房预计7月底全部交工。

  岢岚县政府常务副县长岳利文介绍,在旧村开发上,岢岚县实施115个迁出村土地复垦增减挂钩、退耕还林、荒山造林、光伏项目“四覆盖”,计划土地复垦2580亩,用地指标交易可带动收益3.09亿元。

计划建设85兆瓦19个光伏电站,将有7065户贫困户从光伏扶贫中受益。 退耕还林、荒山造林10.98万亩,2017年完成退耕还林、荒山造林6.09万亩,县域森林覆盖率在“十三五”末将增长3.7个百分点。

  而在另一边的宋家沟移民新村,62岁的刘林桃两口子觉得好日子从现在才真正开始,“能从土窑洞里搬出来,想都没敢想的事,国家的政策好,出了村子干啥都方便,挣钱的办法多得很,不用国家扶我们也能脱贫呢。

”刘林桃说。   刘林桃原来居住的口子村离宋家沟村只有十公里,但却需要翻过几座大山,“剩下的都是孤寡老人,种点口粮地,祖祖辈辈住窑洞,没啥盼头了。 ”刘林桃说。

  现在刘林桃是宋家沟村出名的能人,“夏天卖凉粉,冬天卖豆芽,现在又张罗着卖自家做的粉皮,搬出来了天地宽,靠着手艺致富都能行。 ”  宋家沟村妇联主席李爱岚介绍,搬迁到宋家沟村的都是深度贫困户,但是这些贫困户在宋家沟都找到了自己脱贫致富的方法。

“有的贫困户在村里被安置了公益岗位,有的靠自己发家致富,许多在过去的穷山沟里实现不了的想法在这里都能找到施展舞台,这个移民村子真正成了致富村。

”李爱岚说。 (完)。